欲河1-19

 序章

  2009年12月某日黃昏,在東莞市區地王大廈18樓,騰龍電子通訊有

限公司董事長吳默仰躺在軟軟的大沙發上,一隻手夾著中華,另一隻手放在胯間

的一頭秀髮的孫湘寧頭上。

  此時的孫湘寧趴在吳默的兩腿間,頭部在一上一下地運動,嘴中還不時發出

勾魂的呻吟聲。吳默從喉嚨裡發出「歐了」的興奮聲音,他使勁地吸完了最後一

口煙後,將煙頭在煙鐘裡按滅,然後雙手抱緊孫湘寧的頭加快了運動。

  此時的孫湘寧很乖,喉嚨裡屢次被吳默的陰莖深入進去,發出嘖嘖的聲響。

  吳默叫道:「啊,寶貝,加快速度,我要來了!」

  孫湘寧的嘴加快了上下運動的速度,然後隨著吳默發出長長的一聲呻吟,一

股人精急速射入,孫湘寧急忙鬆開吸允的雙唇,由於躲避的方向不對,眼睛及臉

部上被吳默的精液粘上。

  ……

  孫湘寧是某報社記者,一朵盛開的嬌豔之花,是吳默培育了多年的妻妹,但

自從老婆孫雙寧出軌以來,這個剛從名牌大學中文系畢業的妻妹便一夜之間轉變

成了情人兼女朋友。

  「姐夫,爽不爽?」孫湘寧仰起頭看著吳默,眼睛裡的浴火燃燒正旺。

  吳默輕輕地撫摸著她的頭,然後點點頭:「嗯,技術不錯,比你姐姐強!」

  孫湘寧問:「我姐沒這技術,她居然還會在外面有情人?!」

  吳默有點黯然神傷,大凡被老婆戴著一頂綠帽子的男人,似乎都會這樣子。

吳默說:「當初為了追你姐,我花了十年的努力。可如今,她卻背叛了我。唉,

世事無常!」

  孫湘寧將吳默的褲扣的拉鏈拉上,然後爬到吳默的身上,嬌聲道:「姐夫,

別傷心,還有我呢!」

  吳默凝神地看著她那雙嫵媚的眼睛,然後慢慢地搖著頭說:「小妹,你終歸

還是要嫁人的,咱們這樣只是暫時的。」孫湘寧一聽這話,突然就將一雙潔白飽

滿的雙乳壓在他的嘴巴上,不讓他再說下去。

  吳默舉手將這雙大奶子捧在手中,指尖輕輕地揉捏著粉紅色的乳頭,孫湘寧

嘴中發出一聲輕吟,宛如銷魂的音樂在室內漂浮,吳默身體上的慾望又再次被喚

起,他心道:「操,我怎麼像年輕的小夥子一樣硬起的這麼快?!」

  ……

  而此時吳默的老婆孫雙寧,正在一男子身下興奮地扭動著身子,屁股難以抑

制地朝上使勁地頂著,那樣子像是要把這男人吞沒到身體裡去。

  ……

  孫湘寧感覺到了吳默的硬度,輕笑一聲說:「姐夫還想要?」

  吳默有點不好意思,說:「都是你這小妖精給鬧的,來,你給我插進去。」

  孫湘寧卻迅速如泥鰍似的滑下身子到地上,退後一步笑著說:「不了,你已

經射了一次了,再搞你身體承受不住。等休息好了,我再給你插。」

  吳默哈哈一笑,站起身來要去捉她,孫湘寧依舊躲閃著。兩人鬧騰了一陣之

後,吳默一下靜止不動,而是轉身站在落地窗前附身看著外面的輝煌燈火。然後

一股焦慮憤懣的情緒悄然爬上來,他再次點燃一支中華煙。

  孫湘寧裸著身子趴在他的後背上,輕聲說:「秦建忠揚言要出資1000萬

收購咱們騰龍,哼,好大的口氣!」

  吳默沒說話,許久後才說:「你去採訪他沒?」

  孫湘寧點點頭說:「這傢夥是個色鬼,採訪時他老盯著我看。」

  吳默忽地哈哈一笑道:「他盯著你哪裡看?」

  孫湘寧不說話,放開他的後背到沙發上穿衣服。

  吳默沒有轉身,背對著孫湘寧道:「你覺得他能出到一千萬的價格嗎?」

  孫湘寧有點詫異,反問道:「姐夫,你不是真要把公司給賣了吧?」

  吳默再次發出大笑聲,說道:「老子600家門店的規模,光流動資金就有

1個億,他居然只出1000萬?實在是可笑之極,他媽媽的!」

  此時,電話響起,在他的大班台上是一台剛上市不久的蘋果4吳默走過去看

到是主管營銷中心的副總趙天龍,立即回應道:「我在!」語氣乾脆果斷,顯出

老闆的威嚴。

  趙天龍道:「老闆,事情辦妥了。」

  吳默心裡湧上來一陣激動,但對著自己的部下,他內心的任何變化從不表現

出來,而是壓抑著。吳默說:「好,趙總辛苦了!具體的我們在老地方喝茶再詳

談。」

  趙天龍急忙回答道:「好好,聽老闆的安排!」

  吳默對孫湘寧說:「你現在是回報社還是…」

  孫湘寧答應:「我哪裡也不去,跟著你。」

  吳默哈哈笑著說:「那好,跟我去一個地方!」

  孫湘寧疑問道:「去哪裡啊,姐夫?」

  吳默拿起大班台上的車鑰匙,然後拿起沙發上的西裝,孫湘寧緊隨在後面,

在辦公室的轉角處就是電梯入口。在電梯裡,孫湘寧伏在吳默的耳邊說:「姐夫

,你的雞巴真大。」

  吳默詫異地看著孫湘寧嬌媚的臉蛋,問道:「你見過比我的還要小的?」

  孫湘寧點點頭說:「那外國的男優,除了黑人的,你的不比白人的小!」

  吳默哈哈一笑,又說道:「可你姐還不滿足,每次操她,都大呼小叫的。」

  孫湘寧問道:「我還不是一樣?!那是極致的快感,你不懂!」

  兩人說著及其淫蕩的話語,電梯門開了,吳默按下了負一樓鍵,電梯緩緩直

落而下時,孫湘寧伸手隔著褲子撫摸著吳默的陰莖,說:「姐夫,在電梯裡來一

回行不?」

  吳默驚異地看著她道:「你小丫頭膽子不小,這電梯裡有攝像頭,想姐夫身

敗名裂是吧?」

  孫湘寧急忙收回手,不再放肆。不一會到了負一樓停車場,吳默找到自己的

車位,然後啟動向東莞市鎮區方向駛去。

  上高速時,孫湘寧問:「姐夫,咱們這是去哪?」

  吳默答道:「虎門。」

  車子繼續向前駛去,坐在副駕駛上的孫湘寧扭開了電台,一首輕音樂緩緩流

淌而出。從東莞市區到虎門,走高速也要差不多40分鐘,所以聽著這如水般流

淌的輕音樂是一種心靈極致的享受。

  但是,孫湘寧的慾望又升騰起來,將左手悄悄地摸向了吳默的褲襠,並拉下

拉鏈,將吳默的陰莖釋放出來。吳默沒有阻止她,任憑她的撫摸。一會後,孫湘

寧對吳默說:「姐夫,你專心開車,我給你口。」

  吳默嗯了聲,孫湘寧便趴下身子,一口含住了吳默長達20釐米的陰莖,開

始舔和吸允。快過去了10分鐘了,吳默的陰莖越發堅硬,怒髮衝冠,但是就沒

有東西射出來。

  孫湘寧搞累了,不得已吐出吳默的陰莖,然後長舒一口氣道:「姐夫,你的

耐力真強,這樣還搞不定!」

  吳默哈哈大笑著:「姐夫不是凡人,射過一次後,再怎麼弄就是不出來,你

又不是沒試過。」

  孫湘寧嘆口氣道:「我姐真是有眼無珠啊,放著這麼好的寶貝不用,偏要去

搞什麼紅杏出牆,犯賤。」

  吳默許久才說:「你姐的性慾很強,身體像個泉眼,搞得床上都是她流出來

的水水,我也受不了她。」

  孫湘寧有點不相信,問道:「我姐真是因為性的緣故背叛你?」

  吳默搖搖頭說:「不全是,因為我平時應酬很多,也很少陪她,再加上有一

次她偷看了我手機上的短信,所以就,總之你姐的報復心太強。」

  孫湘寧問:「短信內容是什麼?」

  吳默說:「是怡紅書院的綠婀,那是好久沒有去光顧她的書院了,給我發了

一個很想我的短信。」

  孫湘寧問:「怡紅書院在哪裡?綠婀與你是情人關係?」

  吳默搖搖頭道:「那是一個異常隱秘的地方,一般人找不到,是專供身家過

億的老闆和高級別政府官員去的地方!」

  孫湘寧依舊不依不饒:「說,你是不是肏過她?」

  吳默點點頭,但緊接著又解釋說:「那是在我和你姐長期沒有性生活期間的

空位補缺,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情人關係。」

  孫湘寧繼續追問:「那是不是就是說,怡紅書院就是個高級桑拿的地方?」

  吳默沈默了一會才回答說:「是高級SPA不是桑拿。但這個綠婀是書院的

主人,據說是碩士研究生,和你一樣。但是,我不知道她為何要做這個行當?」

  孫湘寧不再說話,顯然是生氣了。

  吳默說:「怎麼了,和你姐一樣生氣了?」

  孫湘寧輕蔑地哼了一聲:「老子才不生氣了,就是一個高級婊子而已嘛,有

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

  吳默微微一笑道:「有機會我帶你去。」

  孫湘寧扭扭頭說:「老子才不去那種破地方。」

  吳默又問道:「真不想去?還是吃醋了?」

  孫湘寧呼哧一笑說:「如果姐夫以後不再肏她我就給你面子,去看看!」

  吳默哈哈大笑,然後腳踩油門,慢慢下了高速駛入虎門鎮區。

  ……

  在香格里拉酒店的酒吧間,兩男一女坐在沙發上,輕鬆緩慢的音樂在周圍流

動,如同慢入心扉的情人間的傾訴。

  吳默微笑著對趙天龍介紹說:「這是我小姨子孫湘寧,目前在時報做記者。」

  趙天龍顯得很謙遜地對孫湘寧打招呼:「孫小姐,你好!」

  吳默打斷孫湘寧的話,直接就問趙天龍:「李教授如何回應的?」

  趙天龍說:「我把咱們的項目計劃解釋清楚後,李教授當時就很感興趣,說

如果這件事能做成功,符合國家的三農扶持政策,是一個利國利民的大事。他說

他願意做我們惠農寶項目的首席教授。」

  吳默面露喜色,但是語氣還是很凝重:「很好,待遇問題有沒有談?」

  趙天龍遲疑了下又很快說:「談了,李教授說就是不給他一分錢報酬,他也

願意出面找政府部門協商!」

  吳默點點頭:「那就好,我們現在急需要拿到政府的立項許可和經費,恐怕

光李教授還不行,必須得輔以其他手段。」

  趙天龍點點頭:「要想拿到立項許可證,光靠李教授還不行,他也表達了這

層意思。說是其他問題要我們自己去解決,想必就是您所說的『其他手段』了!」

  吳默說:「這個你不必擔心,我已準備了充足的活動資金,只要能獲得這個

項目,多少錢都值得。另外,就是目前行業形勢有些低迷,這個月的業績指標全

公司只完成了80%你要想辦法將業績穩住。」

  趙天龍點點頭,遲疑了會又問道:「只是,咱們的惠農寶現在還沒影兒啊。」

  吳默微微一笑:「這個你不用擔心,我現在是許可證和技術研發同時在進行,

你只負責公關這個關口,需要經費就寫報告到財務那裡支取就行。」

  吳默最後又囑咐道:「目前,這個項目的背景及相關信息必須嚴守,不可有

任何洩露。趙總,你懂的!」

  趙天龍站起身說:「老闆大可放心,我知道它的要害性。」

  吳默沒有起身,點點頭:「那好,趙總開車小心,你可掌握著騰龍公司的未

來命運啊!」

  趙天龍離開後,孫湘寧疑問地看著吳默。

  吳默說:「我知道你想問為什麼,我能帶你到這裡來,就是想讓你知道,騰

龍集團公司未來前景一片光明,秦建忠,哼,走著瞧!」

  孫湘寧很聰明,沒有說話,等著吳默繼續說下去。

  吳默說道:「我讓你到報社做記者,是預先已經想好的,接下來可能該你上

場了!」

  孫湘寧說:「我可以作什麼?」

  吳默說:「貼身秘書。」

  孫湘寧楞了半晌,還是不明白。

  吳默又說:「姐夫在下一盤很大的棋,這盤棋關係著姐夫的未來,也就是騰

龍集團的明天。問下你,在象棋中最厲害的棋子是什麼?」

  孫湘寧想了想說:「車?」

  吳默沒有回答,站起身說:「我們今晚就在這裡過夜,明早再回東莞,如何?」

  孫湘寧說:「好啊,一切聽您的,吳董事長!」

  吳默笑了笑,然後招手叫來一個男服務生,說:「幫我訂個房間。」

  男孩弓腰點頭,回轉身到服務台,不一會快步跑過來,將門卡捧到吳默面前

說:「吳總,您的房號是888這邊請!」

  孫湘寧挎著吳默的右手臂走入酒店的電梯,孫湘寧如同一隻綿羊般依偎在吳

默的懷裡。到達房間後,孫湘寧才算是真正開了眼界,金碧輝煌,潔白的大浴缸

一下子吸引了她的視線。

  這個浴缸就在房間的角落處,孫湘寧進門在瞬間驚愕之後,便回轉身爬在吳

默身上使勁地親,然後轉身脫衣服,在吳默的視線下跨入飄著粉紅色玫瑰花瓣的

浴缸裡。

  吳默微笑著走到酒壁櫃前,拿出一瓶紅酒,在兩個高腳杯倒上半杯,拿著送

到浴缸裡的孫湘寧身邊。

  孫湘寧仰躺在浴缸中,飄著熱氣的水面上是一朵朵浮起的玫瑰,存托出孫湘

寧潔白的面頰,是一幅絕美的畫面,吳默有些陶醉。

  孫湘寧喝了一口紅酒,然後對吳默說:「姐夫,我們在浴缸裡做愛,在飄著

玫瑰花的水裡做愛,是不是很美很美的事情?」

  吳默點點頭,然後脫下衣服也躺進浴缸裡。孫湘寧放下酒杯,然後沈入水裡

遊到吳默的身下,雙手輕輕搓揉著吳默的陰莖,蛋蛋還有肛門,一種麻酥酥的感

覺沖上吳默的腦子。

  吳默在水下輕撫著孫湘寧的頭,嘴裡發出了輕微的呻吟。讓他沒想到的是,

孫湘寧居然就在水中含住了他的陰莖,隨著陰莖在她嘴裡進出,水面上冒起了小

泡泡。

  一會,孫湘寧吐出了陰莖,開始用舌尖舔著蛋蛋,鬆軟柔滑的舌尖舔過之後

,孫湘寧將他的兩個蛋蛋含進了嘴裡,一個手指滑向了他的肛門部位,隨後舌尖

也滑過來,吳默想:「這小姨子從哪裡學來的?」心裡雖然這麼想,但是很享受。

  孫湘寧玩了一會他的後門,然後浮出水面雙手摟在他的脖子處,說道:「吳

默,肏我!」

  吳默沒有注意到孫湘寧稱呼的變化,腦子裡被精蟲佔駐,堅挺如鐵棒的陰莖

順著孫湘寧的洞口,朝前一挺就滑了進去。

  吳默是仰躺在浴缸邊,屁股藉著水的浮力如同有隻手在托著,但是孫湘寧感

覺力度不大,便舉起雙腳抵著浴缸沿,屁股開始強有力的運動。

  吳默叫著:「哦,寶貝,哥哥的雞巴大不?」

  孫湘寧呻吟著:「大,不但大,還長,插到我最裡面了,有點痛但痛的舒服

,麻麻的酥酥的,太爽了。」

  吳默使勁立起身來,然後抱著孫湘寧說:「閉上眼,咱們到水裡去做。」

  孫湘寧閉上眼,吳默依然插在孫湘寧的逼逼裡,然後兩人慢慢沈入水下,一

分鐘之後兩人齊刷刷地浮出水面。孫湘寧將舌頭插進吳默的嘴中,開始了瘋狂的

激吻。兩人的性器官並沒有分離,而是緊緊結合在一起,水中的玫瑰花隨著動盪

的水面四處飄走,遠觀時是一種嬌豔的美麗,但同時又是一種淫蕩的美麗。

  在水裡的抽插,令孫湘寧緊閉的陰道口更加潤滑,她感到隨著吳默的插入抽

出有水流進入和流出,溫熱的水被吳默的陰莖帶入陰道,那種熱熱的感覺是如此

的銷魂蝕骨。

  孫湘寧不想吳默難以忍受這種強烈的刺激而過早地結束,便從吳默的身體上

滑落下來,含笑說道:「吳默,咱們就地取材,換種方式做。」

  吳默問道:「怎麼做?」

  孫湘寧將吳默拉起來走出浴缸,然後彎腰從水面上撈起幾朵玫瑰花,離開吳

默一段距離之後,她將雙腿完全打開,在吳默的直視下把玫瑰花塞入陰道里,並

特意留下一朵插在陰道口。

  吳默詫異地看著她,不知何故。孫湘寧做完這個動作後,然後緊緊夾著玫瑰

移動到吳默跟前,雙手搭在他的雙肩上。吳默很快會意,挺起陰莖就要插進去。

  孫湘寧搖搖頭說:「吳默,你抱我到床上去。」

  吳默抱起她,兩人濕漉漉地身子倒在潔白的床單上。孫湘寧仰躺在床面上,

叉開雙腿,吳默看到插在陰道口的玫瑰在隨著孫湘寧的閉合顫動,那種勾魂的豔

麗讓吳默再也忍不住了,右手扶著陰莖就從玫瑰花下插入。

  進去後,他感覺到別樣的柔軟,抽出陰莖看時才發現已經沾滿了玫瑰花瓣,

被陰道中的水流濕潤而顯出異麗無比的光澤來。

  吳默的神經被刺激的要發狂,陰莖的力度更大,開始了快速地抽插。一會後

,他感覺自己忍不住了,此時卻被孫湘寧一把推開,吳默詫異地看著孫湘寧說:

「你想讓我墜機啊?」

  孫湘寧妖豔地笑著,不說話,而是爬到跟前來,將沾滿玫瑰花瓣的陰莖插進

嘴裡,一下一下地開始深喉。在陰道里的急速抽插之後,再被她的這種慢鏡頭式

的深喉按摩,吳默感覺自己頻臨於崩潰的邊緣。

  孫湘寧豔麗地笑著說:「我知道你快要射了,不急,我要你慢慢地享受我,

我要讓你有到天堂的高潮感受!」

  吳默說:「那你嫁給我吧,我和你姐離婚。」

  孫湘寧搖搖頭說:「你們男人不懂,將結婚被視為佔有,而且是絕對佔有。

或者說,是對女人的恩賜。我不要婚姻,就這樣吧陪在你身邊很好,結婚了感覺

就沒有了,也不會達到現在這種境界。」

  說完這話,孫湘寧示意吳默不要再說下去,而是將陰莖插入口腔裡的玫瑰花

瓣吞下去,然後又一下將吳默近20釐米的陰莖插進喉嚨裡,瞬間抽出後發出劇

烈的咳嗽,兩眼流下淚水來。

  從一個如花女人的嘴裡說出「大雞吧」這個詞,最是令人發狂。吳默同樣如

此,他無法再去顧忌孫湘寧的感受了,只想快點射出來,享受那瞬間的快感,於

是,他趴在孫湘寧的雙腿間,扶起陰莖對著陰道全根沒入。

  孫湘寧發出一聲尖叫,那是一種突然來臨的高潮,在這叫聲裡,吳默忽然間

腦子麻木,全身發顫,陰莖在陰道里猛烈地激發,一股熱流射到了孫湘寧身體的

最深處,然後癱軟在孫湘寧的身體上。

  孫湘寧大聲地叫著,被強烈的高潮淹沒,雙手使勁地摟著吳默的腰,屁股劇

烈地抖動。許久之後,吳默才想起來沒有戴避孕套,問道:「會不會懷上?」

  孫湘寧呻吟著說:「今天是安全期,不會的。」

  吳默撫摸著孫湘寧的雙乳說:「你看,這床單全濕了,沒法子睡覺了。」

  孫湘寧說道:「我姐是不是這樣子?」

  吳默點點頭說:「不過她那是從陰道里流出來的,咱們這是浴缸裡的。」

  孫湘寧哈哈一笑,說:「我困了,你使勁地抱著我。」

  吳默依言而行,然後不知何時兩人慢慢進入了夢境。

 第一章、哥,你溫柔些。

  2009年12月23日深夜,一輛黑色奔馳急速駛入武廣高速,向武漢方

向開去。吳默坐在後排靠左的位置上,開車的是他的專用司機武平石。

  武平石是他多年前的戰友,兩人在部隊時睡上下鋪,關係最鐵。2007年

6月某日中午,吳默正在公司開季度性的會議,電話響起時看到一個陌生的號碼。

由於在開會,吳默沒有接聽。

  等他結束後回過去時,才知道是武平石打來的。武平石說在江蘇老家做生意

虧本,想請他幫忙找個工作。吳默笑笑說,不找了,請你過來幫我開車行不,武

平石說行。

  第二天晚上,武平石就從江蘇來到了東莞。見面的第一個場景,就是武平石

給了他一掌,吳默被擊得後退兩步。武平石罵道:「操,你的功夫沒了!」

  吳默說:「歡迎老戰友來幫忙,功夫早沒了。你小子還在練啊?」

  武平石點點頭,吳默隨手將一串鑰匙丟給他,說:「樓下的黑色奔馳歸你保

管了,同時兼任我的貼身保鏢,月工資12,000如何?」

  武平石眼睛亮了一下,很快就熄滅了。武平石說:「作為戰友,必要時我可

以給你擋子彈,至於待遇多少,你看著給,我不需要你基於同情而開給我這麼高

的工資,我心裡不爽!」

  吳默想下後說道:「行,既然你要我看著給,那我就看著給。公司效益好時

,我多給,效益不好就少給,怎樣?」

  武平石哈哈哈一笑,抱起吳默就地轉了一圈後說:「這才是兄弟嘛,難道在

公司效益不好時,我還要你按標準給工資啊?那太不仗義了!」

  於是,按照這種君子式的協定,吳默在公司效益好時,特別吩咐財務按12

000的雙倍給武平石工資,效益不好時就發給他2000塊錢的零用錢。武平

石並沒有表示不滿意,相反甚至還將2000塊錢悄悄還給財務。

  兩人在車上沒有多少閒聊,武平石知道吳默有個習慣,喜歡在運動的車上睡

覺,便在無話時武平石扭開了電台,放出幾乎可以安魂的輕音樂。

  吳默此行是遠在大山深處的恩施,在那裡有個關鍵人物……

  秋無離,在騰龍集團最鼎盛時期退出的創業夥伴。

  時間回溯到1998年,當時的秋無離從武漢大學中文系畢業,有了分配工

作的權利卻主動放棄,獨自一人到深圳打工尋找創業夢想。但是投出去了無數的

應聘簡歷後,均石投大海了無回音。眼看著身上的銀子慢慢消失,迫不得已到了

東莞想先找個安身的地方。

  吳默當時在東莞一家手機零售店打工,退伍時連家都沒回就直奔東莞。那一

日黃昏時分,吳默依舊保持在部隊時的習慣鍛練身體,到旗峰山爬山。到山頂時

,他看到一個精神萎靡的同齡人趴在峰頂的欄杆上,他擔心這傢夥要跳下去自殺

,便一直在遠處盯著他。

  但是,令他沒想到的是,這傢夥居然主動到跟前來說:「兄弟,我發現你一

直在盯著我,是不是看我像小偷啊?你莫不是城管還是便衣?」

  吳默給搞了個措手不及,便有點尷尬:「不是,我是怕你跳下去。」

  這傢夥聽他如此說,便立即伸出手,吳默以為是要和他握手,便伸出手準備

握。卻聽他說道:「兩大男人握什麼手,我是沒錢吃飯了,贊助一下快餐,可以

不?」

  吳默二話不說,拉起他就朝山下走,到山下點了幾個菜,喝點小酒,才知道

這傢夥名叫秋無離,是個落魄的打工者,而且學歷不低,便有心交他這個朋友。

  秋無離酒足飯飽之後,開始了他的高談闊論,說據自己觀察,中國未來幾十

年中最熱門的賺錢生意是開手機店,因為目前能用得起手機的寥寥無幾,但是三

年五年之後,這手機將進入平常百姓家,利潤一定可觀。

  吳默沈吟半晌之後說:「我現在就在手機店打工,邊打工邊學習。怎麼樣,

有興趣加入否?」

  秋無離還是有點放不下架子。

  吳默罵道:「你他媽的裝什麼蒜頭,連雞巴飯都吃不起了,還裝?!」

  秋無離饒有興趣地看著他,說:「如果老子沒看走眼,你小子將來一定有不

小的輝煌成就。但是,你必須從最基本的學起,一步一步地來!」

  吳默哈哈大笑,說:「你小子會看相還是怎麼的?」

  秋無離說:「老子不僅僅會看相,還會看未來!」

  過後,吳默才知,秋無離喜歡研究玄學,果不其然,2006年秋,秋無離

退出騰龍集團股份,回恩施老家專心研究自己的玄學去了。

  與武平石講完這段歷史後,也不管武平石如何驚訝,便沈沈睡去。

  ……

  第二天下午時分到達恩施市,在秋無離的指引下,七拐八拐地在恩施市的某

個角落看到了他。在見到秋無離的剎那,吳默差點笑出聲來,原來秋無離這老小

士帽了。

  但令吳默眼前一亮的是,在秋無離身邊居然站著一個妙齡女子,容顏不俗,

屬於那種氣質型的美女。

  秋無離將手立掌在胸前行禮道:「本道長觀察天象,不日即有尊貴客人光臨

本市,這不,就來了嗎?!」

  吳默冷冷地看著,不說話。待秋無離裝模作樣地說了一通之後,一言不發轉

身鑽進車裡,吩咐武平石啟動車子。

  秋無離見狀急忙攔在車前。

  吳默搖下車窗問道:「老子是來找秋無離的,不是他媽的破道士,你讓開!」

  秋無離哈哈大笑。

  吳默打開車門,讓女子坐前面,秋無離和自己坐在一起,並按照秋無離的吩

咐向某個地方駛去。

  車上,秋無離介紹那女子說:「此女秋風,隸屬於我秋氏玄學第一代掌門入

門大弟子,武漢大學物理系高材生。」

  吳默伸出手就要握手,秋無離攔住道:「本門規矩沒有握手禮節,請收回你

沾滿銅臭的手吧!」

  吳默怒極反笑:「我操,你他媽還真當自己是根蔥啊?」

  秋無離不理,對秋風說:「此滿嘴臭氣熏天之人,乃為師十年前的救命恩人

、合夥創業人、給老子買快餐的小子,如今的集團大老闆吳默先生!」

  吳默實在忍不住了,哈哈哈大笑,武平石也是如此。

  秋風更是笑得花枝亂顫,洛洛的笑聲勾人心魂。

  笑過之後,吳默從口袋裡拿出一部全新的蘋果4準備送給秋無離,沒想到秋

無離轉手遞給了秋風,並說道:「此乃不祥之物,不用。」

  吳默說:「3G時代了老兄,你可以用這個上網瞭解公司信息。」

  秋無離說道:「喬布斯是個短命人,他弄出這個東西搞得全世界為他旋轉,

平台猥瑣窄小,著實不能放在身邊。秋風找個機會賣掉即可。」

  吳默看到秋風點頭答應,並沒有多看一眼手中的蘋果手機,隨手就丟到手提

袋裡,再也不看一眼。

  到達秋無離的住處時,天色已經是黃昏了,吳默看到秋無離的住所有些不一

樣,一個拱形的院落,有翠竹也有盆栽的青松,而這個院落居然是依山而建,即

在山腳下。

  進門之後,是一處客廳,裡面居然就擺著一尊用紅木雕刻而成的茶台,一架

豎琴,一個巨大的黑色木桌,而四周牆壁上全是中國有名的玄學大師題詞等墨寶。

  秋無離2006年退出公司股份時,共拿走現金3000萬元,據他自己說

僅僅買下這快地皮時就花了300萬,再加上建築總共幹掉了400多萬。

  晚飯後,秋無離安排吳默在旁邊的客房,裡面則是現代化的佈局,電腦等用

品一應俱全。

  第二日,秋無離讓武平石開車送他下山後,是秋風照顧著吳默的生活起居,

吳默知道,秋無離帶著重任下山去了。

  吳默對秋風說:「請秋風小姐帶我四處看看。」

  秋風無疑是一個美麗的女子,穿著綠色的連衣裙,胸部高聳,特別是瓜子型

臉上的一雙鳳眼,對視之後再難忘懷。吳默心道:「那秋無離整日守著這樣一個

女人,不干壞事才怪。」

  秋風領著他朝山上走,吳默在背後看著她婀娜的樣子,那細細的腰身,屁股

卻很豐滿,並不是那種穿上了裙子就看不到屁股的女人,吳默看著看著就心猿意

馬起來。腦子裡又回想起孫湘寧來,自香格里拉酒店激情一夜之後,這小姨子就

被派出到省外採訪,多日未見了。倒是肉麻和挑逗的短信不斷,往往看著時下面

的就會硬起來。

  誰料一個趔趄,吳默光顧著去看秋風的屁股而沒有注意到腳下,不禁輕叫一

聲,身體就向前撲去。秋風聽到吳默的叫聲,立即轉過身來,吳默正好撲在她的

懷裡,被秋風本能的抱著。吳默聞到了一股異常的香味,更準確地說,應該是體

香。

  吳默本能地抱住了她,並沒有鬆開。

  秋風羞紅著臉,見他無事便要放手,但是吳默的力氣夠大,兩人的對視幾乎

就是零距離。秋風勇敢的回視著,然後慢慢閉起了雙眼。吳默的嘴就印了上去,

舌頭鑽入秋風的嘴中,然後貪婪地吸允著秋風。

  秋風的身體開始發顫,呼吸開始變粗,雙手也情不自禁地緊緊抱住吳默,吳

默知道機會就在眼前,決定上了她。

  但是,眼前的環境不適宜於做愛,只聽秋風喃喃地說道:「吳總莫急,我們

回去好不好?」

  吳默說道:「秋風真美,我忍不住了!」說著,便引著秋風柔軟的手摸向自

己的胯間。胯間的陰莖已經高高翹起,硬度如鐵。

  秋風嬌羞地看一眼吳默,然後慢慢地蹲下身,就在陽光之下,秋風拉下了吳

默的褲鏈,掏出他的陰莖。在看到的剎那,吳默看到秋風眼裡露出驚愕的神情,

顯然是被這個大陽物所嚇住,然手是吸引。

  秋風溫柔地撫摸著,然後張開嘴含住,開始了舔和吸允,但是她無法像孫湘

寧那樣給他深喉,最多就是含進去三分之一就已經到頂了。

  秋風仰起臉看著吳默說:「吳總,你的好長啊,我這樣用嘴能讓你射出來嗎?」

  吳默搖搖頭說:「這樣可能不行,還是回去吧?」

  回去就意味著做愛,秋風自是知道這些的。

  秋風將吳默的陰莖放進褲子裡,站起身拉著吳默的手向院子裡走回。

  回到房間裡後,吳默坐在床上,眼中全是慾望。秋風就在他面前慢慢褪下了

連衣裙,然後是文胸,往下即是褲頭。吳默驚異地發現,秋風的褲頭居然是丁字

褲,正前面是一小塊三角形剛好擋住陰部,而屁股溝則是一條細細的黑色帶子。

  吳默慾望開始熊熊燃燒起來,秋風脫光後走到吳默跟前來,開始解開吳默的

衣服,然後又趴在吳默腿間含住陰莖吸允。

  實在是受不了之後,吳默將秋風抱在身上,秋風張開腿,右手扶住陰莖然後

小心翼翼地坐進去,剛插進去一截時,只聽得秋風發出了一聲嘶的呻吟。然後稍

作停頓,秋風的腰身繼續下沈,直至全根沒入之後,舌頭隨之伸進吳默的嘴裡開

始了瘋狂的撕咬。吳默自是沒有想到看上去柔弱的秋風這麼熱烈,便將她抱起來

轉身放倒在床上。

  秋風睜開水靈靈的一雙眼睛看著吳默,輕聲道:「吳總,你的太長,請你溫

柔些,好嗎?」

  吳默頓了頓,然後點點頭。開始挺起屁股朝秋風的穴裡進入。

  秋風又是嘶的一聲,臉上是一種痛楚之色。

  吳默生起一股憐香惜玉的念頭,只插進去半截。

  秋風伸出一隻手到身下撫摸著吳默的蛋蛋,很輕柔地說道:「吳總,您不僅

事業強大,您的雞巴也強大,誰跟著您誰幸福啊!」

  吳默忽然想到了秋無離,問道:「你師父的也夠大啊!」

  秋風輕吟著:「是的,但是還是沒有吳總的長,插到我心裡面去了,啊啊啊!」

  吳默住的這間房,應該是秋無離特別關照秋風收拾過的,乾淨整潔,還飄著

一些香水味。吳默心道:「這狗日的秋無離,是故意留下這麼個銷魂美人給自己

啊!」但是,他弄不明白的是,這秋風和秋無離到底是何種特殊關係,怎麼會如

此聽話?!心裡雖然這麼想,但是底下的動作並沒有慢下來,不一會,秋風感覺

到這種淺出淺入的動作如同隔靴搔癢,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