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繪子[全集]

美繪子子懷疑恬夫爲什麽知道丈夫不在家。

恬夫打電話來時,都是趁武
在地下作業場時打進來。每一次美繪子都設法拒絕,但恬夫很了解恐嚇的要領,口吻絕沒有恐嚇,但說的美繪子不得不答應。

最重要的是美繪子沒有采取斷然的態度口頭上表示拒絕,但在美繪子的內心里,有一種這一次會遇到什麽樣男人好奇心和淫蕩的期待感。每次出去時考慮穿什麽樣衣服或發型就很愉快,是最好的證明。

在接到恬夫的電話後,無意中想到這一次是什麽樣的男人,心里産生甜美的感覺。

單純的服裝發表會或荼道工具的展示會等招待的工作,最近對陌生的男人發生危險的關系,反而覺得刺激和愉快。就是在保律峽像淩辱似的奸淫她的面貌像馬的男人,經過幾天以後很奇妙的會懷念。

昨天,恬夫也好像看準省吾去淋浴的時間,再來電話確認。

「太太,這一次可能要往往那里,客人是經濟方面的干部,對你家的生意也許有有助,所以要好好的陪伴。」

單方面的說,沒有給美繪子拒絕的機會。

放下電話美繪子深深歎一口氣,可是從鏡子看到的表情,帶著微笑很有魅力。

在鏡子里好像有另外一個女人。

美繪子爲確定那伯女人的長相,用力的擦拭鏡子。鏡子里一定有一個女人,看起來好像比美繪子年紀大但也顯得妖豔,是有魅力的臉孔,美繪子發現這個女人的幻影時,就問她該怎麽辦。

「有什麽關系,有各種男人增加你的經驗。而且你感到很高興,從你的表情看的出來。」

幻影這樣諷刺美繪子。


從樓梯走上來的聲音,使美繪子恢複清醒。武
最近有逐漸恢愎的徵候,似乎因此對工作也更積極。

想和年輕的妻子作愛,到處尋找中藥或口服液,甚至依賴住射。美繪子是看到注射器就會不舒服,所以看到武藤在洗澡後注射時,就覺得沒必要這樣;反而感到厭煩。

或許是武
發覺美繪子的這種態度;在美繪子洗澡後就說「這個藥對美容根有效」,在美繪子的大腿上注射。

可是相反的,發生效果的不是武
而是美繪子,使她結婚不久的肉體火熱騷癢起來。

今天早晨醒來時,美繪子覺得下腹部和往常不同,有奇妙的壓方感。好像有帶狀的東西勒緊股間,想活動時感到不方便。

很小心的伸手摸下腹部,原來有很厚的皮帶覆蓋在恥丘和屁股上,應該摸到的陰毛和肉縫都不見了。

驚慌的起來,急忙打開睡衣的前面看,美繪子不由得發呆。

大概有十公分寬的黑色皮帶圍繞在腰上,下面有假面具似的東西覆蓋在股間看到皮帶用鎖固定,這才知道這是貞操帶。

一定是武
做的事,昨天晚上因爲能去旅行可以好好的休息晚上武
多喝幾杯;同時也讓美繪子,陪他喝酒。

原來那是要美繪子睡時;給她戴上貞操帶的陰謀。

可是把這種古代的東西給她戴上,武藤是什麽意思呢?

只是想像丈夫對他熟睡時的下體如何戴上貞操帶,美繪子的臉就感到火熱。

一定是仔細的看,用手指撫摸陰毛,可能剝開包皮,用手指玩弄像小肉球的陰核,也許還用舌頭往那里舔。

就這樣幻想時,腦海里好像刮起一陣旋風,不由得甩甩頭想趕走那樣的妄想。


每天早晨很早就起來,只要是好天氣就會到河邊去慢跑。今天早晨已經出去。

美繪子歎一口氣;從鏡子里看下腹部的貞操帶。明知沒有用也扭動幾下屁股,試試能不能脫下來。

這時候美繪子突然想到是不是武
發覺她的秘密,以警告的意思在旅行前給她戴上這種東西。

就往這時候武
回來了,做出很平常的表情坐在餐桌前看到美繪子拿來土司時偷偷的笑。

「我有麻煩了。」

「什麽?」

「不要裝傻了………..這樣太不自由了。」

「什麽不自由?」

武藤還在裝傻。美繪子來到丈夫的面前把裙子拉到腰上挺出下腹部。

「有什麽關系,這樣也很漂亮。」

「還說風涼話….惡作劇也太過份了。」

「不過你已經知道吧。」

「不知道,因爲我己經睡熟了。」

「不是的,我說的是有貞操帶的事。」

美繪了當然無法回答,武
想喝咖啡。

「難得我費很大力才給你穿上。」

「可是這樣不好。」

美繪子本來說不方便小便,但覺得雞爲情沒有說出來。

「你說不好,是指小便嗎?這個不用擔心,那里有洞可以小便,要不要試試看。」


放下杯子想站起來。

「不要,我不要。」

「沒關系,我來給你弄,來吧。」

強迫拉著美繪子的手想帶去廁所。

這時候美繪子突然覺得武藤在早上假裝去慢跑,一直躲往隔壁房問里看她對箸鏡子所做的動作。

美繪子一屁股趺坐在廚房的椅子上,用憂愁的眼光看箸武
流下眼淚。一半是真的;一半是表演。試探武
會探取什麽動作。

「撩起裙子給找看吧。」

「不要,還是快取下來吧,遊覽車快來了,求求你快一點。」

看到哀求的妻子,武
眯縫的眼睛高興的說。

「只是忍耐三天而已。」

「什麽只是三天,要等你旅行回來一直這樣,太過份了。」

這一次是真的哭了起來。同時訴說這樣沒有辦法好好照顧母親的病。

「嘿,和照顧病沒有關系吧。但你不要洗澡,皮帶縮緊不能呼吸,連生命也有危險。」


好像很不在乎的說。

這時候美繪子想出一個辦法,那就要讓他興奮,出發前能性交一次。

對妻子這種樣子,武藤本來就有興奮的徵候,不斷用手撫摸褲子前面,就是隱瞞隆起的部份。

「啊…不能忍耐了,求求你,我不行了。」

這種動作不是爲小便的痛苦,而是誇大的表現出強烈的性感;同時用力抱住武

「是哪一種?」

「什麽哪一種?」

「是小便,還是想性交?」

「啊
你說這種話真討厭,什麽性交….是小便」

「啊
忍不住了」

故意說出性交或小便的話,然後美繪子就跑進廁所。

果然武
蹲在前面看繪子小便的樣子,一直到尿完最後一滴爲止。

「給我擦吧。」

把下腹部向前挺過去,同時抱進武
的肩,發出甜美的哼聲。

武藤的兩根手指從洞里插入,進入肉洞里發出淫靡的聲音。

「啊….還是濕的,把里面深處也擦乾淨吧….啊….就是那里,那里好….好舒服….」


的褲前高高的隆起。

「親愛的….」

手指瘋狂的在肉洞里活動,美繪子自己把上衣的前面拉開露出乳房,武藤立刻含在嘴里。

武藤從口袋里掏出金屬制的東西,一定是貞操帶的鑰匙。

就在這時候從大門傳來年輕女店員的聲音。

「遊覽車到了!」

遊覽車載箸一行人走了。美繪子在門前挂上「公休」的牌子,關上門回到里面。

這時候聽到電話鈴在響,拿起聽筒時對方沒有說話就搖斷了。

美繪子覺得這無言的電話好像是女人打來的。如是女人會是誰呢,也好像是麻紀的惡作劇。

大概是受不了美繪子的哭求,武
在臨出發前取下貞操帶。

到恬夫指定的時間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美繪子感到下體的味道很強,同時感到不舒服,就決定洗澡。剛才不知道會有什麽後果,真的很緊張。

結婚已經半年多;但早晨洗澡還是第一次。雖然沒有公婆不必對任何人有所顧忌;但開店以後總覺得不好意思。

和隔壁的皮包店的樓房只有相隔一公尺;但從窗戶射進來的光亮使人感到已經是夏天。

原來緊貼在下腹部的貞
帶留下痕迹,從恥丘到鼠蹊部有淡淡的紫色,雖然還不到黑色的程度,不知道下午以前能不能消失,不然就很不方便。這是對初戀的男人晶彥刻之在心理做的誓言;但這個誓言快要風化了。

「老師,對不起,這都是老師不好,把我丟下六年也不管。」

美繪子這樣說出來。只剩下一個人的開放感,使美繪子回想晶彥的愛撫,往水里用力握緊乳房。

成熟的果實變形,從下體擠出濃密的密汁。透過水看自己的下腹部,恥毛像海草一樣的搖動;圍繞著兩個長長的肉片。大概是因爲心情亢奮的關系,肉片好像微微的蠕動,用力呼吸時,從窄小的肉縫冒出小小的氣泡。

這時候的美繪子完全回到以前的時代。晶彥站在面前,要她露出多一點,抓往大腿粗暴的分開,覺得被強迫的感覺;使她被虐待的欲望感到滿足。

晶彥好像從當初就看出美繪子有被虐侍的欲望。就是現在,夫的動作愈是粗魯淫奸,美繪子的性欲也就更強烈。

美繪子好像發現,做妻子原來就是對性欲變成熟的女人。

伸出一只手在水里大膽的拉開肉縫,同時撫摸陰。強烈自我虐待的性感,下體産生麻痹感,忍不住發出興奮的哼聲。

想到現在在家里只有她一個人,就想盡情的沈迷在獨自的淫戲里。

「老師,看我吧,已經變成這樣成熟的人了,我想要,想要老師的…..」

用右手揉乳房,用右手撫摸性器,快感上下相連,比性急的武藤的撫摸有更強烈的快感。

快要達到高潮時,美繪子搖搖擺擺離開浴室;也沒有擦乾身體,就到衣櫃前坐下,拉開抽屜從衣服下面拿出用白布包的東西。

那是大型煙斗,是晶彥愛用的煙斗,在他去美國前向他要的,發出黑色的光澤;握手的部份使她想起晶彥的肉棒。

美繪子夢到和晶彥性交後,就忍不住拿出這個東西插入自己的肉恫里,一面手淫一面懷念晶彥。自從結婚以後就盡量避免,但有時候瞞箸武藤這樣做。

用煙斗的頭部在陰核上摩擦,閉上眼睛前後扭動屁股;在心里想晶彥勃起的肉棒。

噗吱…噗吱…噗吱….這樣抽插時發出淫靡的聲音。這樣的聲音更使美繪子的性欲昂奮。

屁股向前挺起,看著在下體進出的東西發出聲音。

「啊….老師….太好了
老師,深一點吧…….我要泄了…..老師抱緊我一起泄出來吧……..」

美繪子連連的叫著晶彥的名字,濕淋淋的身體倒下去。

一陣電話鈴聲使美繪子清醒過來。

「太太,是我。」

是恬夫的聲音,又美繪子沒有說話。

「在你去以前,有東西要交給你。一點半往經常去的木屋屋的咖啡廳見面。」

「你怎麽知道我丈夫從今天去旅行的。」

「他去旅行了嗎?這樣太好了,你今天晚上可以舒舒服服的往在外面。一點半見。」

恬夫沒有回答美繪子的問題,只是叮咛時間就挂斷了電話。

恬夫交給她什麽東西呢?美繪子一面化妝一面覺得越來越氣的掉進陷阱里。

「太太….會叫汽車送你去貴船,所以還有很多時間。」

從見面的咖啡廳被恬夫帶到走路只要五分鍾遠的一
很雜亂的大廈里。一樓是倉庫,二、三樓是出租的房間。

進入房間美繪子就問。

「有什麽東西要交給我。」

「就是這個東西。」

恬夫把印有銀行標示的信封丟到美繪子腿上,里面有十萬元鈔票。

「這是什麽意思?」

「不用問了,收起來,也不用你開收據。」

「我不能拿沒有理由的錢。」

「嘿嘿,是你的表現太好了。就是在保津峽的那個人。」

美繪子的眉毛揚起憤怒和屈辱感使她的身體顫抖。

「這樣太沒有禮貌了!把我看成什麽人了!」

把信封甩過去,美繪子氣憤的流下眼淚。

美繪子站起來,想到和這種男人在一個房間里就生氣,可是門已經鎖上了。

「你開門,不然我就大聲叫喊了。」

「太太,爲什麽突然變成這樣。」

恬夫過來從背後抱往美繪子。

「不要這樣,不然就變成免費爲男人服務了。」

美繪子當然不知道三小時的行情是不是十萬元。但一旦接受這種肮髒的錢,可能被這個男人永遠糾纏。

就在這時候隔間的木皮牆突粱像發生地震一樣的震動,同時聽到有人發出哼聲。

美繪子下意識的注意聽,震動是越來越大。

「嘿嘿,隔壁的人玩的真凶。」

恬夫笑嘻嘻的拉起挂在牆上的月曆。

「太太,你過來一下」

把美繪子的頭壓在牆上。

從直徑只有一公分的小洞窺視,因爲只能看到一小部份的景色,淫靡的部份像特寫鏡頭的擴大動作也更顯的逼真。

這是美繪子有生以來第一次偷看別人的性交。

「怎麽樣?有魄力吧。」

美繪子想離開眼睛時,恬夫就用力從後面壓往她的頭,強迫她偷看。

呼吸急促的像兩只野獸一樣糾纏在一起的男女,有時上下轉變姿勢,一下又女人像狗一樣挺高屁股扭動,催促男人快一點。

當塗上蔻丹的手指,把淺紅色的陰門拉開時,美繪子已經忍不住扭動屁股。上一次在保津峽的草叢里,自己抱著樹干,男人從後面插進來時,屈辱感使她渾身顫抖,可是這個女人高興的扭動屁股唆使男人。

女人更擡高屁股時,完全看清會陰部和陰戶。她撫摸自己的陰部同時扭動屁股,這樣誘惑男人。

難道這就是女人的本性………如果對方是晶彥,我也會主動的這樣做…..

美繪子突然覺得很羨慕這個女人,很想看到能使這個女人有這種表現的男人長得什麽樣子。

這時候男人把香煙插入女人的陰門里。

美繪子幾乎不能呼吸,誤以爲是把有火的一邊插進去。

對兩個人不停的遊戲,美繪子不知何時已經癡癡的觀望。這樣並沒有干擾別人。生爲男人和女人,分別利用官能的器官,做最大度限的享受而已。

覺得屁股有一點涼,無意中伸手去摸時,身上的和服已經被撩起到腰上。恬夫往年輕發出光澤的屁股上輕輕撫摸。

持續發生好像彼此說好的啞劇。恬夫的手鑽入胯下,從背後撫摸肉縫。

「住手!不要!」

美繪子以爲能這樣說出來,實際上只是歎氣而已。這時候恬夫拿幾張照片在美繪子面前搖一搖。

「你還記得這個吧。能不能也對我這樣呢?」

偷拍的照片是在保津峽的草叢里,被那個男人強暴的場面。一定是這個男人跟蹤偷拍。

美繪子因屈辱和怨恨臉色蒼白,抗拒的力量完全消失,美繪子趁恬夫不注意時,從恬夫手里搶過來照片撕破。

「撕了也沒有用,還有底片。」

「你想恐嚇我?」

「沒有啊…………」

「你真卑鄙,還要我怎麽樣!」

「不要生氣,美女這樣發脾氣也沒有魄力?我只是在店里看到你,想和你睡一覺而已。」

「那麽,你是從車禍以前就知道我………..?」

美繪子看到恬夫的臉上出現不小心說溜嘴的狼狽表情。

正想進一步追問時,恬夫已經撲過來把美繪子推倒,拿手帕塞在美繪子的嘴里。美繪子揮動四肢抵抗,可是全身無力,慢慢昏迷過去。

恬夫看著躺在下面的美麗獵物,正在想如何玩弄。

本來不想使用迷魂藥最好是在同意的情形下交媾。不用歌乃的命令,早就想和這個美麗的少婦盡情的玩一玩。

每一次歌乃給他寫著會員號碼和姓名的便條,說是這一次的客人時,恬夫表面上很服從;但心里産生恨意和嫉妒;真想把歌乃殺死。而且等待能把美繪子弄到手的機會,那就是今天。

如果被歌乃知道,至少會讓她砍掉一根手指。對一個吃軟飯的男人而言這是賭上生命的行爲。

他自以爲習慣玩弄女人;可是對愛上的女人反而不容易下手。

拉開美缯子身上的和服,看到美麗的身體同時間到高級的香水味。恬夫有一點陶醉,褲子里的肉棒早已經勃起。先用自己的手射精一次也不錯,如果一下子就把這樣興奮的肉棒插入迷人的肉洞里,一定會立刻爆炸。可是等一等還有事沒有太多的時間。

脫下長褲和內褲用手摸幾下肉棒,但停下來拿出保險套套在肉棒上。

可是,同樣的要性交,很希望能使女人感到需要,說出甜美的話。站在奴隸立場的的恬夫;從來沒有女人向他提出甜美的要求通常都是他向女人討好。

首先躺在美繪子的旁邊接吻。只是如此恬夫的心就繃繃跳,好像第一次和女人發生關系。

吻過嘴唇後是乳頭,圍繞乳頭的乳暈雖然比較小,但乳頭是意外的很大,顔色也比較深。

恬夫認爲這是她的丈夫每天晚上吸吮的關系,做莫明奇妙的嫉妒。

乳房之後終於開始欣賞下腹部。

看到美繪子的裸體,恬夫不由得吞下口水,他從來沒有看過這樣雪白光滑的美麗肉體。

他真不明白把這樣美好的女人爲什麽不斷的提供給男人,歌乃究竟有什麽企之圖。又不是美繪子掉走她的太太寶座,什麽事便歌乃如此瘋狂呢?

從微微張開的紅唇露出雪白的牙齒,恬夫克制自己強烈的欲火,決定要欣賞一下吃喇叭的快樂。

取下剛套上的保險套騎在美繪子的頭上,用手抓往肉棒,讓龜頭輕輕碰到紅唇上,敏感的頭部滑入碰到牙齒。

往牙齒上來回摩擦四、五次,微微張開牙齒露出舌尖,恬夫立刻趁機會插進去,可是不敢立刻活動。怕美繪子清醒過來咬斷肉棒。

小心的慢慢伸入,往美麗女人的嘴唇里輕輕移動肉棒。

低頭看到的紅唇好像美妙的性器。

陰部是左右的形狀完全一樣的美麗花瓣,而且且也很厚,有鮮豔的紫紅色,躲藏在陰唇上方的陰核,用手指摸一下很快就從包皮中露出頭,好像在要求快點給我……….。

「這樣高雅賢淑的女人也會想要男人的肉棒嗎?」

恬夫對自己做歌乃的奴隸感到厭惡;男人若沒有那個意思會硬不起來,可是歌乃有了性欲就不管恬夫的生理狀態;不分時間和場所要求他性交。

比較之下,眼前的美女已經濕潤,隨時都可以交媾,不論面貌或身體以及性器,都是出類撥萃的美。

看著美繪子的陰部,恬夫插入兩根手指,發出淫穢的水聲;感到有膜夾往手指。

美繪子在中途恢複清醒,但這時候巨大的肉棒已經鑽入肉洞里。

受到奸淫!美繪子想到這里時立刻用全身力量想推開壓在身上的男人。

可是這樣的力量很微弱;甚至於還産生要求男人更用力的心情。

在沒有完全清醒的意識中,美繪子把恬夫當做是晶彥。

「你太好了………就是那里…….用力的插吧…….老師…..」

微微擡起屁股,用力夾住男人的炮身,美繪子不停心里呼叫心愛的男人名字。

貴船可以說是京都的風化區,但也是最高貴的遊樂區,在加茂川的上流,鞍馬山的西餐,有二十馀家餐廳旅館。

美繪子坐在恬夫駕駛奧迪轎車的助手席上,慌然的看著晚霞里的溪。

在沒有浴室和廁所的肮髒小房間里,雖然是被騙,但被這個卑劣的恐嚇者淩辱兩個小時,美繪子對自己容易相信人的性格感到氣憤。

而且很奇怪的是只要穿上這個母親給她的和服外出時,一定會發生事情。

包括丈夫武
在內議員的秘書和恬夫都會欲火高漲的淩辱她。

今天晚上在貴船的餐廳等的男人會不會也一樣。

這時候美繪子想到武
和員工坐的遊覽車可能正度過濑戶大挢。雖然是三天兩夜的短暫旅行,說良心話因爲丈夫不在家可以松一口氣。

這時候恬夫驚叫一聲緊急煞車。從車燈中看到逃進草堆里的野獸,可能是小狐狸。

幸好沒有壓到,美繪子摸一下自己的胸口,不希望發生無謂的殺生。

恬夫關掉冷氣,開一點窗戶點燃香煙,聽到斜面溪水的聲音。

就在美繪繪子打開車門希望呼吸外面的新鮮空氣時,恬夫突然抱住她的身體。說完就把香煙丟到窗外,壓到抗拒的美繪子身上。

放倒椅背,美繪子仰臥。雙腿在掙扎時;從陰門流出東西。凶暴的男人的手也正好摸到那里。

「嘿嘿嘿….原來你已經濕淋淋了。」

恬夫的身體進入美繪子的雙腿間,美繪子幾乎沒有抵抗的力量,從陰洞口散發出恬夫留下來的完全和櫻栗花一樣的味道。

恬夫把長褲和內褲拉到一半,露出恢複活力的肉棒,利用全身的重量一下子就深深進入肉洞里。

美繪子從下面想推起男人的胸部;可是乳房被壓肩呼吸也感到困難,恬夫的屁股也開始起伏,從美繪子的眼睛流下眼淚,她自以爲沒有發生聲音,但哭聲使車里震動。

「你隨便奸淫商品,我要把這件事告訴客人。」

美繪子一面哭一面說。

恬夫在這刹那停止抽插。美繪子的話使他的肉棒萎縮。

很留連的離開身體,拿出手帕擦一擦,就把美繪子推出車。

「己經很近了,走路去吧。」

順著溪流走到五分鍾;在前面看到了香茶屋的招牌。

下女帶她到獨立的房間,這里分爲日式房間和西式房間;背後是有茂密樹的懸崖,走廊的盡頭就是河流。

在矮桌的旁邊散亂的放箸黑色的西裝和內衣,男人大概去洗澡了。

正在想要不要放到衣架上,聽到粗大的咳嗽聲,穿浴袍的高大男人走進來。

每一次遇到這種情形美繪子就不知道如何寒暄,不論說什麽都不太合適。

男人戴箸黑框眼鏡,好像檢查一樣看箸美繪子的身體往矮桌邊坐下。

好像等待這個時間似的,立刻送進來豪華的;魚料理和牛排,酒是拿破侖和葡萄酒。

「你也換上浴袍吧,不要這樣緊張。我又不會把你吃掉,還是要先洗澡呢?」

沒有想到這個男人意外說出很體貼的話,美繪子就決定先洗澡。

在外面的小房間很快的脫下和服,這時候男人從皮包拿出資料,同時向這邊偷看,美繪子怕他立刻沖上來,換上浴袍就走出房間。

浴室是蒸汽浴。這里可能是別館專用的浴室,沒有其他的客人。不到兩平很普通的地板房間是更衣室,牆上的紙條寫著,請穿上這里的浴衣進入。

洗澡還要穿上特別的浴衣嗎…..美繪子站在璧鏡則攤開那個專用的浴衣。

「唷!這是什麽?」

浴衣的長度遠不到膝蓋上,而且在屁股的位置置有一個洞,穿上時完全露出屁股。

美繪子對男人看女人穿上這種淫靡的衣服就感到快樂的樣子覺得好笑。不過看起來好像很嚴肅的男人,就不一定還是很會玩的風流人士。

在身澆上水後到旁邊的岩石浴池看到里面有幾只小魚在遊泳。

難道小魚是不怕熱水嗎…..想用桶拿熱水時,發現這里是冷水池,這時才想起來蒸汽浴是和冷水浴交互洗的。

美繪子好像要洗乾淨被恬夫弄髒的身體,也把自己的手指深深插入陰道里情洗

翻開陰唇時,覺得內側有一點充血好像腫起來的樣子。手淫過多時也會這樣,連陰核也變成紅色。

想到在這樣變成敏感的地方又有別的男人的東西……..很想就這樣逃走,蒸汽池是在木門的後面,怕有男人進來,把木門鎖上。

這時候聞到強烈的熱氣和被蒸過的稻草味,身上很快的出汗。美繪子産生披關在密室里的不安感。

躺在稻草編織的席上。有兩個陶瓷的枕頭,好像有特別的意義,會有人在這種地方性交嗎?很像母親心髒不健康的美繪子,不到五分鍾就感到呼吸因難。

在這時候聽到木門外有腳步聲,是那個男人嗎?還是其他的客人來到這里?想出去,可是屁股完全露出來,沒有辦法出去。

這時候繪子想到自己躺在這里,好像在雜志上看到的泡沫女郎,急忙起來,規規榘榘的跪坐,這時候如同象徵恬夫的留戀;從洞口及流出殘渣。美繪子把手指插入後不斷的挖出里面的東西;這時候沒有想到在下體産生如同麻痹的騷癢感。

少女時就有一個人站在鏡子前拉開衣服玩弄乳頭的習慣。這是看到母親在洗澡後看鏡子里的裸體,把乳頭壓往鏡子上摩擦,模仿後變成習慣。

聽到敲門的聲音,赤裸的美繪子感到緊張,再度有敲門聲,美繪子站起來打開木門時出現一個男人。

美繪子低下頭想出去時,男人阻止。從很短的浴衣前面,好像示威一樣的露出紅黑色的陰莖。就是不想看眼睛也離不開那里。

「怎麽樣?日式三溫暖也不錯吧。」

一面說一面推她的肩想一起躺下來。

美繪子受不了這樣的熱氣,說一聲很抱歉想走出去。

「有什麽關系,陪一陪找吧。」

手臂彼他抓住;只是輕輕擰一下,就輕易把美繪子弄倒。

「請不要在這種地方…..啊….」

在那里都一樣。性交是在有刺激的地方才能更長時間的享受樂趣,把腿分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