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上了室友的女人

剛上大一,大家都才從高中升到大學,對戀愛還朦朦朧朧的。我們大學一個寢室裡面住八個人。寢室裡面一個兄弟喜歡了班上一個女孩瀟,我們一個寢室的天天晚上就一起商量,出謀劃策幫他搞定(那時候不怎麼懂),終於在兩個月後瀟答應做我們室友的女朋友了。

他們天天一起上課…吃飯…逛街,十分恩愛。一到晚上,就是我們寢室分享的時候了,一步步的聽到室友給我們說拉到她手了…親到她嘴了…摸到她胸了。這樣差不多持續了一個月左右。

後來又一周,我們發現室友何(就是耍朋友那個)不怎麼給我們說他們的事了,而且那幾天悶悶不樂的。我們就去關心原委,原來是何帶瀟去開了幾次房了,但是瀟都只能讓他摸,就是不讓他上,說自己家裡管的嚴,現在不想做,等以後結了婚在給他,但是我兄弟何又着急想上。

思前想後,我們寢室裡面商議出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利用下個星期是何的生日,我們在外面搞個聚會,到時候大家一起灌瀟酒,幫何完成心愿。

時間過得很快,聚會那天很快就到了,我們寢室幾個都準備了禮物,送給他們,一是祝福何兄弟生日快樂,另一成意思是祝福他們倆能夠有情人終成願屬。在大家的祝福中,何和瀟倆都很高興,我們一起喝了三件啤酒,寢室有幾個兄弟因不勝酒力就先回去了。

最後就只剩下何,蕭,梁,我,我們四個人了。但是那個時候瀟還是挺清醒,畢竟她是女孩子沒有怎麼喝,我們喝一杯她才喝小半杯。從飯館出來,瀟就一直說要扶何回學校,叫我們倆照顧一下,何其實是在裝醉,也很清醒,這都是我們的計劃,本以為瀟看見何那麼醉沒辦法扶的,我們也裝醉,就可以找理由去就近的賓館開個房間,然後他們就可以辦事了。

沒想到瀟平時看起來秀氣文弱,這時候卻是個女漢子,她扶着何到飯店外面的廣場,都要準備叫的士送他回去了。眼見這個事情就要黃,我立即去拉住他們了。我對瀟說,今天是何的生日,我們應該以過生日者為大,問問他有什麼願望,都說酒後吐真言,也看看何是不是真的喜歡你,對你一心一意的。這樣說完瀟也認可了,我就問假裝醉熏熏的何是真的喜歡瀟嗎?現在有什麼願望嗎?然後何就說瀟是他這輩子都喜歡的女人,一定要和她白頭偕老,給她幸福什麼的…然後又說自己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捨不得一個寢室兄弟之間的感情,自從和瀟你耍朋友以來,我都沒有時間和兄弟們一起玩,使我們寢室裡面的兄弟也不怎麼理我,即使今天是我生日,雖然大家都來祝福我們了,但是你看最終留下來陪我們的只有梁,周他們兩個,我想再去唱個歌,好好感謝一下這兩個兄弟,也算是對自己結束單身狗生活的一個告別和讓我最好的兄弟見證一下我對你的感情(當然這都是劇本)。瀟聽了感動的一塌糊塗的,然後我們就去了KTV。

在KTV後,我們開始各種遊戲,由於我們是串通好的,基本上都是何和瀟在輸,當然瀟輸的更多,雖然何有時候假裝幫着瀟擋一下酒,但是還是不一會瀟就醉的不省人事了,因為我們在ktv是喝的白酒。

看見事情已經成了,我們就沒有多在KTV逗留,就去旁邊的賓館開了兩件房。何他們住的單間,我們倆住的標間,到了賓館我們就各自回房間去了。大概過了半個小時,兄弟何穿着褲衩來敲我們的門,我們問他事情成了沒有,說才告訴我們,不知道是剛才瀟出來吹了冷風還是怎麼的,回房間里她居然清醒了,就是不讓進行最後一步,非要他過來叫我們過去玩撲克牌,剛才她們在KTV輸慘了,要去報仇。

沒辦法,我們倆兄弟只有穿好衣服又去,到了房間,我們都傻眼了,瀟就只穿着胸罩和內褲,何也只是穿着內褲,就我們是全套的衣服。房間比較小,沒有什麼可以坐的地方,我們四個都坐在床上去玩撲克牌,輸了貼字條在臉上。瀟的倆肉球一直在我對面上下晃動,我根本無心打牌,一會就輸的滿臉都是字條了,梁也是這樣。他們也比我們好不了多少,雖然他們現在心思可能都在打牌上,但是他們在KTV喝的酒確實多,時不時的我們聯合出個老千他們也看不出來。

就這樣打了快一兩個小時,我們都來不起了。有時候發牌的功夫他們都能睡去,我們又把他們叫起來打,這樣幾盤後,我們怎麼叫都叫不起來了,然後我們就回去睡覺了。

到房間門口時,梁說肚子有點餓了,下去吃點東西吧,我欣然同意,耍到一兩點了,確實餓了,那會一直在喝酒,都沒有吃東西。

我們吃完東西回來,都快三點了。回來的時候發現他們門口的門是半關着的,我們怕晚上東西丟,就過去幫他們把門關了。走到門口,藉著微弱的月光,我們看見瀟全身精光躺在床上,頓時我們都耐不住腿了,走到了床前。

可能是飽暖思淫慾吧,剛吃完東西回來,我們都精蟲上腦了。我們倆直接上床去,梁開始撫摸、舔瀟的大腿,我開始親吻瀟的嘴、蹂躪瀟的大胸,然後又交換進行。這樣過了半個小時,瀟呻吟的聲音越來越大,我們只有停止了。但是又捨不得這對巨乳的吸引和美腿的誘惑,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把瀟抱到了我們房間。

到了我們房間,我們就更加肆無忌憚了,直接開着燈欣賞瀟的美酮。瀟真是太美了,迷人的小嘴,潔白無瑕的皮膚,粉嫩的玉門,簡直無可挑剔。

到了房間後,我們的小弟早就是硬了。我直接攻擊瀟的小嘴,梁攻擊瀟的陰蒂。我按住瀟的鼻孔,迫使瀟張大嘴呼吸,然後整根肉棒插入瀟的嘴唇,開始抽插,瀟的嘴吧被我抽插了半個小時後,終於開始有反應了。開始一邊叫着何一邊呻吟,大概又過了十分鐘,我終於忍不住了,陰莖暴漲,即將噴射。瀟感受到我的變化,用手推我,想我拔出來,這時候我怎麼肯,我雙手緊緊抱住瀟的頭,全根陰莖插入到瀟的嘴了,進行了一次深喉內射,直到瀟將全部的精液吞後,我才客氣的拔出來。梁一直在刺激瀟的陰蒂,瀟的陰道水分越來越多,梁嘗試了幾次都不能夠插入,只能在反覆嘗試,看見我操瀟嘴巴結束後,他趕緊過去爽了。我來到瀟的陰道口,試了試,也插不進去,然後我開始用手扣,用食指插進去,在食指抽插時,我發現其中有一個點瀟特別敏感,每次動到那裡她都會身體一震。所以我就持續的扣她那裡,十分鐘後她突然噴尿了,身體也伴隨着噴射開始抽動,我想這就是女孩子高潮了吧。

剛剛她爽了我還沒有爽,我豈能放過她,我開始用龜頭去頂她的陰護,就這樣折騰了十分鐘,我還是進去了一半,感覺像是頂到什麼東西了,我想估計女孩子的陰道就是這個樣子的,我就這樣抽插了半個小時,始終沒有感覺,只是插了一點確實不爽。梁剛剛也在瀟的嘴裡爽完了,現在開始從搓揉瀟的乳房,我看他一點也不憐香惜玉,又是雙手揉搓又是嘴啃嘴咬。看着他野蠻的樣子,我也覺得沒必要愛惜,又不是我的老婆,雖然是兄弟的女朋友,但是誰知道以後是誰的媳婦(這個得到後面的驗證,一年以後他們就分手了)。我開始不管不顧,抓住瀟的腰部,使出全身力氣,將肉棒全根插進了瀟的陰道里,同時伴隨着瀟的大聲叫喊…痛痛…疼疼,然後瀟醒了,但是她還有點暈,一直在說你們是誰,別這樣,求求你們了,放開我吧,真的很疼,嗚嗚…。我開始嘗試慢慢的抽插,我每動一下,瀟就叫疼一聲,叫的十分凄慘,撕心裂肺的叫疼,我怕她驚動了別人,就叫梁堵住瀟的嘴,梁問我用什麼堵,又沒有東西,我看他硬邦邦的小弟弟,我說插她呀,還用什麼。然後瀟又是上下倆洞被插入了。可能是剛剛的說話聲瀟聽出來了,她含着梁的陰莖問我們是不是,周和梁,何去哪裡了,為什麼要這樣對她,還罵我們不是人。她的罵聲激起了梁的憤怒,他開始全力全速抽插瀟的嘴巴,瀟一直處於嘔吐的狀態,我覺得梁這樣要出問題,別鬧出人命了,我叫梁先休息,一會來操一會下面。我不管瀟的叫聲了,全力的抽插,每次都直搗花心,過了五分鐘我將我的精華全部射入進了她的逼裡面。

我剛剛拔出,梁就迫不及待的將小弟弟對準了瀟的下體,開始抽動。我走到瀟的頭前,輕輕撫摸瀟的乳房,我給瀟說我們也喜歡她,早就想和他做愛了,之前我們室友喜歡你在前面,我們不能奪人所愛…朋友妻不可欺,但是昨晚我們都喝醉了,我們不能控制自己,才發生了與你做愛的事,你想這事何如果知道了,他還會喜歡你嗎?全學校知道你是個不幹凈的菇涼了,你在學校怎麼待。我們就是發泄一下慾望,不然我們真的要死,你這是救我們一命、女人的名聲關係到一輩子的事喲。可能是我的話她聽進去了,也可能是周在抽插她的陰道時現在她沒有那麼痛,她不在掙扎、叫喊了,只是開始呻吟。女人的呻吟聲真好聽,聽着聽着我又硬了。

剛剛已經操了瀟的嘴,再操就沒有意思了,回想起以前看過一次乳交,我就叫瀟用雙手把乳房壓攏,我要操你的乳溝。沒想到瀟現在特別挺話,二話不說就用手把乳房往中間壓。我開始抽插起乳溝,一邊抽插,一邊欣賞瀟淫蕩的表情,不一會我就有要射的感覺了。我給瀟說我一會要射在你臉上,你不要躲哦,不然會受到懲罰。然後瀟沒有任何要躲得意思,讓我盡情的把精液射在了她的臉上。我將陰莖放到瀟的面前說,以後我們射完,不管射在哪裡,你都要用你的嘴巴幫我們把小弟弟的精液舔乾淨哦。然後瀟很乖巧,開始舔我的陰莖。我看着瀟專註賣力的舔,想想女人真可悲,這麼漂亮,還不是男人的玩具,平時高傲的紅唇,也不過是男人泄憤的渠道和清潔的工具。

梁站鬥力真強,瀟在他的持續攻擊下都高潮兩次了,他還沒有射。現在瀟就像地上的一坨泥一樣,趴在床上,任我們揉擰。我對瀟說,你翻個身,趴着,屁股抬高一點,這個姿勢他舒服一點,射的快。瀟像收到救命稻草一樣,趕緊換成狗爬的姿勢。梁又抽插了十分鐘,我看他們又都即將要高潮了。突然梁拔出了他的老二,就在瀟的玉門周圍轉圈,就是不進去。而瀟開始忍不住了,一直叫操我,老公操我,我要。梁就是不給,一直勾引瀟,對瀟說,你大聲說,我瀟,是一條母狗,我是自願做梁和周的奴隸,他們是我的主人,我無條件服從他們的命今,我不得反抗。我就是騷貨,淫婦,盪貨,我需要梁,周兩位主人的調教。在梁的刺激下瀟實在是沒辦法,跟着說了一遍:我瀟,是一條母狗,我是自願做梁和周的奴隸,他們是我的主人,我無條件服從他們的命今,我不得反抗。我就是騷貨,淫婦,盪貨,我需要梁,周兩位主人的調教。聽到了這句話,梁才將命根全部插入了瀟的體內,十幾個活塞運動後,兩人一起高潮了。這之間我在幹嘛呢,之前射了好幾次了,實在是沒有精力了,我就在旁邊休息,觀戰,順便用手機錄個像。

在梁射完,我們看時間,已經是早上的八點過了,我們玩瀟玩了差不多五個小時。

然後我們對瀟說,你過去吧,你記得你說過的話哦,我們都用手機幫你存着的。然後瀟半天沒有動,我問她怎麼了,她說她身體動不了,求我把她抱過去。

自己的奴隸當然要愛惜,她也是為我們受了一晚上的罪,這還是應該的,我就將她抱起來,往何房間里送,這時候梁累的不行了,已經倒床就睡了。我將她抱回何房間,何還在呼呼大睡。

在何房間里,我突然改變了主意,我將瀟抱進了浴室,她問我幹嘛,我說身上有味道,你不洗一洗嘛,她說要洗。我說那我們一起洗吧,我幫你洗,她也沒有反對,我就開始和她共浴。我幫他搓奶子搓背、洗B,我要她用嘴舔、清洗我的小雞雞和睾丸,很快就洗澡了,我抱她入床。這時候我感覺又來了,要在這裡上她,瀟立即求饒,說不要在這裡弄,何一會就會醒。我說不行我現在硬了,一定要爽一把。瀟說她用嘴,我不同意,我說那會梁都從後面操你了,我還沒有試過,我也要試一試,說著就將瀟扳過來(現在她渾身都是軟的),準備插入,瀟還在繼續求饒。突然,我改變主意了,我對瀟說,我同意你用嘴幫我解決了。瀟趕緊接連說謝謝,只要是用嘴,你說怎麼做,我就怎麼做,肯定讓你爽。我說你先面朝上躺下,然後瀟照做了,然後我蹲到瀟的頭處,讓瀟抬頭用舌頭舔我的屁眼,直到我想射後,我再將精液射進她嘴裡。瀟是極度不願意的,但是現在他害怕何醒過了來,所以也只有硬着皮頭舔,希望早日結束這個羞愧難當的時刻。

毒龍真是爽,相當的刺激,而且還是一個美若天仙的少女給你毒龍,玉女的雙峰,玉門都近在眼前,我先是不停的揉搓瀟的乳房,好刺激瀟的下體濕潤,然後咬啃她的乳頭,直到瀟下體濕成一片,我開始吃她的陰道。舔吸了一會瀟就高潮了,真是一個欲女。

隨後,我也有感而發,將不多的精水送入了瀟瀟的紅唇,然後回去睡了。

再次醒來已經是下午四點了,我們簡單收拾了一下,過去找何,看見何坐在床頭髮呆,過去一問也是剛剛醒,假裝心虛問他怎麼樣,事情成了沒有(明知道沒有成)。何說他也不知道,昨天我們走後,他弄了半天終於將瀟瀟脫的精光了,然後瀟瀟說看見門還是虛關着的,要去關門,還要去洗個澡,一身酒氣。我就在床上等,然後後面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醒來發現她都走了,給我留了一條短信說,家裡有急事,要回去待幾天,已經給老師請好假了,並且叫我們不要聯繫她,怕回家她父母發現她手機看出來她耍朋友了。然後何又像後退了退說,醒來發現床上有落紅,應該是做了,就是沒什麼印象了。我勸說,只要是做了就行了,昨天喝的太多,記不起也很正常,她估計是一時接受不了這個力度,想回家去躲幾天,也很正常。走上網去…(其實我知道何與瀟瀟什麼也沒有發生,昨天我抱她過來時什麼都還沒有,而且昨天過去看瀟瀟表現,也不是一個之前被破處女孩能表現出來的,那不然我們起來收拾的落紅又是什麼)(而且看見何房間里的落紅後,我們更加堅信不疑了瀟瀟一定不會把這件事說出去)。一周後,瀟瀟回學校上課了。她還是和何一起上課…下課,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天天和何打情罵俏,但也止步不前。

一天夜談,我們問何,你們這又出去開了幾次房,這該還不會沒印象吧。何說,說起來就來氣,他說瀟瀟說的已經把第一次給他了,最終都會是她的女人,要他耐心等待,目前最大的尺度就是用手幫他弄出來過了。

其實,我們反而更懂瀟瀟,自從那天過後,一三她要去賓館陪梁,二四她要去賓館陪我,周五更是她的噩夢,她兩個都要陪,所以難得周末休息兩天,自然不想做。(例假都不會放過她,只要她還活着)…(好多人說為什麼周末會放過她,因為周末都沒課,她和何一直在一起)。

又是一個周五,下午是體育課(沒人管),我們偷偷的把瀟瀟帶出去,去了一個私人KTV。然後去了瀟瀟給我們說她來例假了,只能用口和手了,其他地方隨便弄,B是不能弄了,全是血。我們檢查了一下確實是,我問周,她來了,還跑這裡幹什麼,直接在體育室或者廁所讓他她幫我們口就是了嘛。梁說他發現了新大陸,然後他將一盤光碟插入了KTV電腦的主機光驅里。然後銀幕上頓時淫蕩的畫面浮現了,一個少女被人3p,嘴巴陰道,肛門都被陰莖抽插着,然後女的痛苦的撕心裂肺的。瀟瀟一看到這裡就知道梁要幹什麼了,直接求饒,你們千萬不要插我那裡呀,哪裡很臟,也很痛。………一直在求饒。梁那管那麼多,現在在他面前的根本不是一個女人,只是一個他發洩慾望的窗口,他將瀟瀟推到在沙發上,將瀟瀟屁股對準自己,讓瀟瀟用手支撐在沙發上,宣開瀟瀟的裙子就開始要插入瀟瀟的肛門。瀟瀟看着我十分的無助,向我投來祈求的目光。我給梁說,你還是塗點潤滑劑把,不然太痛了。這算是我對瀟瀟能夠給予的最大幫助了。梁說先不用,看看這騷貨緊不緊後門,不緊就直接進。然後梁就開始進去了,瀟瀟一直叫痛梁就像沒有聽見一樣,還是繼續的插入,瀟瀟的叫聲比我上次在她身上滴蠟燭還叫的痛苦,我有點聽不下去了,我過去抱起瀟瀟的頭,將我的陰莖插入到瀟瀟的嘴裡,這樣瀟瀟能轉移一下注意力,就不會那麼痛了。果然我們前後開始抽插後,瀟瀟的叫聲小多了,只是開始呻吟。後門梁抽插了二十分鐘就受不了了,然後讓我出來,他要噴她一臉。在瀟瀟用嘴為他清洗陰莖的同時,梁一個勁的鼓勵我試一試後門,說特別爽,其實我並不想試,我覺得還是操逼才是正道。但是今天瀟瀟例假,沒法操逼,而且不試一試有點不給情面,我就給瀟瀟說我也試一試,我給瀟瀟後門塗了潤滑油,然後進去,瀟瀟也沒有怎麼掙扎,其實我感覺也就是比前面緊一點,其實也不是什麼新大陸。這次試了以後我再也沒有試過,梁就不一樣了,他幾乎每次都會操一次她後門,如果是瀟瀟例假就就會一直操瀟瀟後門,然後射嘴了,再操後門,再射嘴了。每次我發現瀟瀟從他那天回來,感覺走路都是彆扭的,不知道是不是屁股被操變形了。

我更喜歡和瀟瀟玩點刺激的。比如捆綁、滴蠟、足交這些SM項目,我更喜歡用瀟瀟的嘴巴,我覺得讓女孩子的紅唇為我舔足、毒龍、口交,才是神仙般的享受。

經過半年的調教,瀟瀟基本無所不能,解鎖了所有的姿勢,嘗試了所有的玩法。有一次,打炮過後,我問瀟瀟,和我們都這樣了,你為什麼不和何發生關係。她說她覺得她不配他,他愛的是曾經清純的他,要是他知道她現在這樣了,他一定會離開她,她希望多守護一天這個美好的感覺。然後我鼓勵她下次讓何爽一把,說不定何是真的喜歡你的。

然後又是一周夜談,何給我們說他和瀟瀟分手了。我問他為什麼,他說和瀟瀟做愛了,發現瀟瀟其實不是女神而是欲女,瀟瀟的逼特別的黑,而且松,插起來一點感覺都沒有,做了兩次都是瀟瀟給他吸出來的。他問她以前還和誰發生過關係,瀟瀟說他每天都在被人日和被人虐,只是當初的那份初心所以心裡一直喜歡的是他,她對不起他,她不配,如果任何時候,他想要她,她都會義無反顧的給他。

何罵她不要臉,是蕩婦,娼婦,糟蹋了他的第一次,其實我覺得瀟瀟說的是實話,(就是就當是嫖了一次)。

第二學期,何轉到另外一所學校去了,而且也交了一個新女朋友,看起來美麗大方

經過一學期的蹂躪,瀟瀟已經被我們基本上玩膩了,我和周也開始去認識女朋友。當然,瀟瀟我們也沒有放棄,有時間也玩一玩,當然主要是折磨她,因為我們想讓她把她寢室的另外七個姐妹交給我們調教,她一直不能幫忙,我們就好盡情的虐待她了。上周我們寢室其他幾個,7P她,她都堅持下來了,我和周同時插入她的後門,另外兩個同時插入她的騷逼,還有兩個同時插她的嘴巴,最後一個抽插她的乳溝,反覆交換,那天她被射了二十來次,她自己高潮了10來次。本來以為這個女人肯定會妥協,結果她還是忍過去了,就是不肯幫我們。那天她被折磨的真是慘不忍睹,幾天嘴巴不能吃飯,逼和菊花都是腫的,胸口全是牙印。為了行事方便和更好的調教瀟瀟,使瀟瀟屈服,我們寢室在外面租了個房子,平時瀟瀟也住在那裡。大家平時看到什麼高難度動作啊,新姿勢,新工具都會在哪裡拿瀟瀟實驗一下,逼迫瀟瀟屈服,給我們引薦新人,因為我們確實操她操的想發吐了。

一天回去,看見瀟瀟正被擺成一個大字型,老三老六正在瘋狂的糟蹋瀟瀟的嘴巴,原因我們都知道,他們女朋友不願意給他們口交,所以需要一個女人的紅唇來泄憤,老七在用夾子夾瀟瀟的乳頭和用蠟燭滴瀟瀟的胸部,還有一個電動肉棒插在瀟瀟的下體。我悄悄走過去,將電動肉棒拔出來又插進去,反覆幾次後,瀟瀟適應了,我將事先買好的兩瓶風油精加進電動肉棒里,然後插入瀟瀟騷逼里,剛開始沒有反應,一會瀟瀟就尖叫了,痛的不行,求饒,說願意幫我們任何要求,(然後我就說要她給我們引薦她們寢室的姐妹,然後瀟瀟就不說話了)我只有將電動肉棒繼續插進瀟瀟的騷逼里。儘管聽着瀟瀟叫的撕心裂肺的,但是我根本無動於衷,因為她不幫我們,我們很難有新貨。

風油精方法無效後,又有人介紹我要上瀟瀟和更多的人做愛,磨滅她的道德底線,估計她才會幫忙。

然後我去給瀟瀟說,雖然我們幾個都日你日的像發吐了,但是你在班上,在學校還是一些人的女神。我要讓你去拯救那些單生狗,重今天開始,你要每天接受不同男人的玷污,不管對方提什麼要求,你都要滿足他們,只要他們願意花錢。從這以後瀟瀟成了全校的公車,任何男人都可以花錢糟蹋她,在短短的一學期里全校有一半的男生上過她,或者是讓她做過母狗。甚至學校有一次社團活動,獎品就是瀟瀟使用權兩天,那天有接近100人得獎,在兩天里,瀟瀟更本沒有任何時間休息,一直有下體在她身上活動,她那兩天吞進去的精液已經讓她沒有一點餓意,甚至開始有點肚子發張了。這以後瀟瀟自殺過兩次,但是都沒有成功,因為她身邊無時無刻都有男人在上她或者準備上她,她基本上沒有自殺的機會。因為瀟瀟這個女人,我們寢室已經賺的了第一桶金,現在就是需要新鮮的貨源,只要瀟瀟可以聯合,我們就可以逐漸讓這個學校的每一個女人成為我們的一台賺錢機器,而且是不需要怎麼維護的機器,像瀟瀟這樣的機器,白天晚上都可以賺錢,而且沒有什麼成本,現在才十八歲,包用十年沒有問題,瀟瀟再被輪姦個十年絕對還是很搶手,又是大學生,身材又好。現在就是要打破瀟瀟的防線,讓她向我們屈服。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們去敬老院做義工,我發現這些老人都很孤獨,而且都還有需要,去沒有發揮的場所,我想到了我要用瀟瀟去獻愛心,打破她的心理防線。

剛好接下來幾周,都有敬老院獻愛心的活動,我們將瀟瀟弄過去,瀟瀟後來後幾天沒法動彈,渾身是傷,我們問瀟瀟,那天吃了多少根吊,瀟瀟說院里所有的能動的男人都上了她,她的嘴裡從去到走之前一直有吊在干她,身上不下二十雙手一支在蹂躪她,肛門也被插入了無數次。以後再也不想去這樣的地方了。然而怎麼可能,我們就是要讓瀟瀟崩潰,她越是不願意去的我們就隨時組織她去,只要瀟瀟能動彈了,我們又將她送去另一個敬老院。從第三個養老院回來,瀟瀟精神就開始奔潰了,然後我們故意在瀟瀟旁邊去說,讓瀟瀟聽到。我們說下一個養老院是在哪裡,還有五六十個養老院在排隊。可能是這話確實有用,下午,瀟瀟就找到我,說屈服了,要幫我們把他們寢室的姐妹花交給我們培養。

今天晚上就是她的生日,她會把寢室所有的菇涼都請過來,到時候讓我們做準備。

我們寢室七個剛好今晚吃她們寢室七個,瀟瀟現在算是我們的人,是我們的卧底,我們勝卷在握。晚上某賓館,七對男女開始了魚水之歡…………

半年後,八個奴隸準備再次拉自己的姐妹入伙,…………。